这种类似问题我听过很多,有人觉得三五年太久,只争朝夕,炒股翻红已经不容易,还是赚点就跑。

世界各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上述论坛上表示,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,实际上不仅仅是解决钱的问题,同时也要解决公共大门的职权利的重构的问题,这样才能真正有绩效,才能实现钱与事、权与责、决策与执行,服务与需要有机融合,做到了这一点,一些小地方治理才能有效。